天堂骷髏

just want sinking down with you

多少人因為一個人直話直說而討厭一個人,
又有多少人是從原本的直話直說變成了知其而不言道,
又有多少這種人到了老年時又變回了直話直說。
在我看來,年輕時的直話直說,
是因為看的角度簡單,
說話才能刺進別人的心,
或許,也因為年輕所以尺度拿捏並不得當;
而老年人的直話直說,
又會變成新一代人耳裡聽來只是古板的訓斥罷了,
但只是他的經歷過太多,
結果到頭來跟古人說的並無不同。
可是,當一個人,不管年紀的大小,或許他的直話直說只因為他是看的最透的那個人罷了。

第一次嚐到離別的苦,是在爺爺過世的時候,那時體會到最疼我的人留在了相片裡。
第二次嚐到離別的苦,是在爺爺舉行葬禮的時候,那時體會到那張能回憶的相片留在了那裡。
第三次嚐到離別的苦,是在你輕輕摸了我的頭後,轉身提起行李箱的離開我的生活裡。
當時...體會到的是不同之前的哀傷,這次多了不理解、厭惡的情緒,但是那是那時了。
此刻,我很想你,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想你,明明離的沒多遠,但為什麼就是見不到你?

戒痕(短,虐(?)一章完)新手文

"你真的不去接受那小子嗎?" 

"不要"

"那小子追求你那麼多年,我看他倒也是挺痴心的"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"所以呢?那又怎樣,我有逼著他追我嗎?"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"真的不再不考慮看看?"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"哥,你別說了,我絕對不會接受除了他以外的人"        

"哥知道你們的故事,也知道你們的得來不易,

但...玧其...他是真的走了。

已經過了這麼久了,你是不是也該為了你自己放下吧..."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"哥,你知道我在手上唯一留下的痕跡,   不,是傷痕..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是在哪裡嗎?"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"玧其..."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"在無名指上,那是一個被誓約所傷的疤痕,那是一個被謊言侵蝕的傷痕,那是我為了紀念所留下的戒痕"  

"哥,就算是造成這個傷痕的物品消失,這個痕跡也不可能會消失,他所留下的痕跡我也不敢讓它消失,因為..."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"這是唯一能夠牢牢鎖住我心中對他所有的思念的東西" 

"壓在無名指上的戒痕,是我對他不可抹滅的證明"          

在初展翅時,折斷牠的翅膀

在再展翅時,拔光牠的羽毛

當三度展翅時,把籠子鎖上將鑰匙丟棄

他放棄了...

在你要牠展翅高飛時,牠飛不動了

因為牠從未飛起過,

就算有過,

疼痛永遠是最深刻的,

不管是心理或是生理。

 

-Despacito-

平凡,我所渴望
平凡,我心所向
平凡,我的處所
平凡不過如此。

在一旁,守護你。
在一旁,愛惜你。
在一旁,關心你。
就在,你一眼都不看的一旁。

有時,想要緊緊的抱著你。
有時,想要靜靜的看著你。
有時,想要默默的想著你。
有時,想要緩緩的說著你。
不過,這些有時從沒發生。